Tag Archives: 解放军

军队医院改革披露:4所医院共组解放军第960医院

原标题:军队医院改革信息陆续披露:4所医院共组解放军第960医院

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军队医院改革调整的信息近期陆续通过官方渠道披露。

据泰安日报社旗下最泰安客户端11月5日消息:近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原济南军区总医院、解放军第88医院、解放军第148医院、解放军第456医院共同组建成立解放军第960医院。

原解放军第88医院院方在接受最泰安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将深入贯彻习近平主席和国家“军民融合”发展战略要求,继续做好为兵为战保障和地方人民的医疗保健服务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原解放军第88医院,坐落在泰山腹地,医院始建于1938年,时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卫生部直属后方医院,先后参加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重大战役。1954年番号定为第88医院,1960年确定为中心医院,1979年从徐州迁至泰安。

1993年,解放军第88医院被全军率先批准为“三级甲等医院”,1996年,被国家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评为“爱婴医院”。1997年,在全军组织的“百所医院万名官兵问卷调查”中,该院获得了医疗质量信任度全军第一、技术水平满意率全军第二的好成绩。

上述最泰安客户端消息介绍,作为军队医院,解放军第88医院除了担负驻鲁西南地区6个地市体系部队官兵及家属的医疗保障任务外,还多次高质量、高水平完成国家和驻地大项医疗保障任务。

例如,2003年,解放军第88医院五名优秀医护人员毅然奔赴小汤山医院援助北京抗击非典;2008年,该院先后两批医疗队紧急前往地震灾区参加救援工作。

11月5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位于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师范路25号的济南军区总医院门口发现,该医院急诊楼门前的原本写有“济南军区总医院”字样的大石已改为“解放军第九六0医院”。

据济南军区总医院官网介绍,济南军区总医院前身是胶东军区卫生部四所,1943年秋成立于山东乳山县小管村,后发展为山东军区直属医院,1954年9月与华东军区第20陆军医院合并为解放军第90医院,1956年改为济南军区总医院,现已发展为一所集医、教、研、预防、保健于一体的现代化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

据央广网军事频道介绍,解放军第148医院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是原济南军区编制最小且地处县级城市的中心医院。该医院曾参与“4.28”铁路事故紧急救援、中俄联合军演和苏丹维和等重大任务圆满完成。医院先后被济南军区表彰为“五优医院”、“优质服务先进单位”和“先进党委”、“先进纪检集体”,连续7年被济南军区联勤部表彰为“全面建设先进团单位”,两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另据大众网等媒体介绍,济南军区第456医院(原济南军区空军医院)是一所集医疗、保健、科研、教学于一体的综合性军队中心医院,是济南城镇职工(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定点医院,山东省医疗救助定点医院。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解放军第324医院、原第401医院、原第454医院等均已进行了调整改革。

今年9月19日,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庆西南医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日前,按照国防和军队改革部署,解放军第324医院转隶陆军军医大学,由第一附属医院领导管理。”

《青岛日报》10月2日报道称,“昨日(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1医院结束沿用了64年的番号,正式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第971医院。”

10月5日,解放军第454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9月26日上午8时30分,东部战区空军医院成立大会暨授旗仪式在医院隆重召开,战区空军王副司令员率工作组与全院官兵职工共同出席,并向医院授予军旗。”

上述消息称,“根据军队改革进程安排,依托原解放军第454医院、空军南京招飞体检队调整组建东部战区空军医院,原解放军第454医院载入史册,东部战区空军医院荣耀起航。”

台军妄图用"临时工"对抗我军两栖旅 仅配发步枪火箭筒

本周,笔者一位朋友通过渠道和几位台军退役和现役基层和中层军官聊了聊,有些事情,可以说是非常出人意料了。正好本周的世界主要军事媒体似乎也和我们一起在放假,除了诸如“美国下个月要搞大军演”,以及中美舰艇在南海的接近外就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这两件事,相关评论其实近年来类似的事件中我们也都点评过不少。所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本期军评我们就聊聊:在如今的台海局势之下,“国军”到底是打算怎么应对台海之战的呢?

70年了,“国军”有些事儿是不会变的

近年来,美、台非常奇怪的将一个学历”野鸡”(主要是在台湾上的学),张嘴就“中共秘密文件”的人物奉为座上宾,当然就是前几天还在说,要让台湾拉起250万壮丁,靠自身力量抵抗大陆武统的易思安了。说起来之前还有人在笔者的微信公号里留言说,“易思安能看到中共的秘密材料,你能吗?”……

说实话我建议各位翻墙去看看易思安的讲话,看过以后你会惊讶,这样一个胡言乱语的人,居然也能在美国和台湾混得有头有脸,看来美国的“中国通”真的是出现了人才断档,正是因为像这样的人得到重用,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无知是令人惊讶的

我就想说他一个美国留学生,还轻松就能看到我国的秘密文件,真厉害啊,CIA、FBI都歇了算了。今年早些时候,中央电视台曝光过,某外逃富豪,雇佣国内不法分子,伪造“中央秘密文件”,然后提供给美国媒体的案件。

这种把戏能够得逞,还不是因为如今这年代,美国的学界充斥了易思安这种连常识都没有的“砖家”吗?——说白了这种人啊,就跟在中国混饭吃的很多洋教师一样,他们在中国吃得开是因为他们有一张外国脸,会讲外国话……而在美国吃得开,是因为他们会讲中国话,同时又有一张外国脸罢了。

当然,对于台军来说,易思安那套关于”共军气垫船突入淡水河口”的玩意儿,可能他们自己也并不是特别相信——只是因为媒体天天在传,为了照顾“民间情绪”,就要在演习当中装腔作势的“应对”一下咯。


从台军北部地区部署的情况来看,他们的防御设想基本就这样……颇有旧日本海军想象的对美国“九段渐减作战”的味道……

但从我们目前了解到的台军陆军部队部署姿态和战备状况,其对大陆“突然袭击台北”的想定基本概念是,解放军会傻乎乎的从桃园附近登陆,然后从东向西,向台北发动进攻。而其应对之策,则是将整个北部地区作战兵力,沿着“共军”进攻路线,一字长蛇阵排开,做逐次抵抗,尽可能拖延时间,这就是所谓“固安计划”了。

从作战方式上来看,比较出人意料的是,“国军”中层军官表示,台军“打击旅”部队就没练过城区巷战,其演练都是着眼于进行野战。同时出人意料的是,他表示目前台军“联兵旅”的反装甲兵器,主要其实就是CM-11、CM-12“勇虎”、M60A3“巴顿”、M41D等坦克的主炮。

“国军”的“打击旅”的训练水平现在也就那么回事

至于在部分媒体口中“天下无敌”的“拖式飞弹”(陶式反坦克导弹),实际上由于当初采购的时候购买的发射器数量就非常少,实际上,7个“打击旅”,平均一个旅只有9具发射器。具体到北台湾地区,总共3个打击旅,27个发射器,加上“关渡指挥部”的9具,加在一起只有36具发射器。尽管拥有2000发左右的导弹备弹,但是这点发射器,根本就不够形成足够的火力密度,简直是被当做“战略武器”了。至于“标枪”,总共200多发的东西,见都没见过。

“国军”虽然经常进行这种脑残表演,但实际上他们也没那么脑残,“打击旅”是不会上滩头的,摊头上的都是“教召役役男”

据透露,目前教召役训练组织也是越来越差,很多时候连枪都不打了,就拆装一下步枪而已

而从台军近年来进行“汉光演习”的部署来看,由于解放军近年来的海上支援火力日益强大,台军其实已经放弃固守滩头的想法,在岸防部队撤编后,原本遍布海边的岸防工事都已被荒废,15年来没有进行过修缮。这些工事有的被居民拆除,有的被挪作他用——例如海滨浴场的公共厕所。

15年前台湾取消了岸防部队,从此第一线顶枪子的役男就连个起安慰作用的碉堡都没得用了——钥匙丢了……

还有一个搞笑的情况,部分工事是带锁的,钥匙理论上已经交给了“国军”陆军部队,但是……现在这些钥匙已经找不到了……国军在丢钥匙这件事儿上好像还真是传承有序啊……

当然,随着解放军大量装备攻坚弹药,还有强大的精确打击能力,这些工事本来也是犹如坟墓。

所以“国军”目前的计划,是在战时利用大量临时征召的“役男”拼凑的部队,作为“人肉沙包”投入第一线,在靠近海岸的地带组织防守,来抵挡解放军的攻势——不用想的,这些“役男”的任务,就是为了台独“速速去死”、“含笑牺牲”,他们将使用老旧的轻武器,诸如T65\T57这类的步枪,配上66式火箭筒(美制LAW),去拖延解放军两栖装甲旅的滚滚履带。

而国军的“打击旅”,将在解放军在与他们的“人肉沙包”拼上一轮,锋锐少挫(如果真能实现的话,毕竟这个“游戏”里部队士气即使降低到0也不会自行就地溃散……)的时机,一举全部投入战场,以数百辆M60A3、“勇虎”战车的“钢铁之墙”,横扫沿岸内陆地区(给解放军坦克部队送肉)。

“国军”的M60A3战车在空袭、火箭炮打击下侥幸生存下来后,终于发起了反击……

解放军71集团军某装甲旅(曾两次参加“坦克两项”竞赛)的96A坦克车组……“来呀,快活呀”……

类似的方案,笔者询问了大陆这边操作和台军“汉光演习”使用同一种美国战役推演软件(当然版本号可能不太一样)的某些单位,他们表示嗤之以鼻——首先,就算是玩兵棋,也不会有人傻乎乎的去直着撞“一字长蛇阵”,除非“游戏规则”规定。其次,就算是真的要求只能这样正面强攻,这样的作战也只能起到一定的阻滞效果,很难说会给我军造成重大的损失,只是因为“国军”摆出一字长蛇阵让你一个一个突破,觉得比较讨厌而已。

这句话,是邱清泉评论刘峙“猪的优越”论的,现在也可以送给“固安计划”……

这……就让我想起电影《大决战》中刘伯承元帅的台词:

“蒋介石把他在中原的兵力部署称之为常山之蛇。我们在徐州以东,围歼黄伯韬兵团,则夹住了蛇头。牵制从华中来援的黄维兵团,是揪住了蛇尾。现在要拦腰一刀攻取宿县,卡住这个南北要冲之地,就完全孤立了徐州的刘峙集团。这就叫做夹其头、揪其尾、截其腰,置之死地而后快啊!”

当然,在现代条件下渡海登陆作战,如何实施“夹其头、揪其尾、截其腰”,除了传统的部队机动穿插,还可以有很多办法,不管是空降、机降突击;空中火力打击;跨海峡间接火力打击,都可以让台军的王牌“打击旅”在投入作战前就遭到难以承受的损失,从而使其反击丧失锋芒。

更何况,解放军从来都讲究避其锋芒,灵活穿插,2016年“汉光军演”中,台军就想起了解放军从台北东侧实施登陆的可能性,并且组织了”雪隧阻绝作战”演习,但这种穿插——恐怕也只是最简单,可能性和威胁性都不大的一种而已。

台军也搞过“雪山隧道阻绝作战”,表明他们也多少认识到现代战争中登陆一方有着随意选择登陆点的优势,被动防御的一方是非常麻烦的

实际上由于登陆一方可以任意选择登陆场(现代条件下,所谓台湾全岛只有极少数海滩适合登陆的说法根本是胡扯)的优势,台军的这种沿着沿海浅近纵深(现代条件下,距离海岸线只有几十公里的地区当然是浅近纵深)展开的“一字长蛇阵”到底有何作用,台军自己恐怕心里也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