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浙江

浙江扫黑拔“保护伞” 杭州多名公安领导涉黑被查

近日,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浙江省纪委监委依纪依法查办杭州市滨江区以虞关荣为首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11名涉案的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并依法采取了留置措施。这也是该省近年来查处“保护伞”规模最大、时间跨度最长、涉及面最广的一起案件。

通报称,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省纪委监委依纪依法对11名人员给予党纪政务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其中:杭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朱伟静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涉嫌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徇私枉法罪、受贿罪;杭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党工委(滨江区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王慎非违反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涉嫌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浙江省公安厅治安监督管理总队原总队长阮文广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工作纪律,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消息发布后,纪检监察机关扫黑除恶、惩腐拔“伞”的雷霆之势赢得舆论普遍称赞。

据浙江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介绍,2018年7月以来,省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与公安机关密切配合,坚决贯彻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精神和省委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安排,坚决查处了杭州市滨江区以虞关荣为首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打了一场硬仗。该案的成功查处,彰显了党纪国法的威慑力,也传递了浙江省扫黑除恶、惩腐拔“伞”的坚定决心。

从此次通报的情况来看,涉案的大部分都是政法系统的干部。这些本应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保护神”,却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充当起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不仅严重违反了党纪国法,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更严重破坏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群众对身边的腐败深恶痛绝。而涉黑腐败,无疑是最“黑”最“恶”的腐败之一。唯有惩腐拔“伞”,除恶务尽,才能从根本上防止黑恶势力卷土重来,进一步赢得民心。浙江省纪委监委表示,浙江省扫黑除恶、惩腐拔“伞”的雷霆之势是一贯的,态度更是明确的:按照中央和省委的部署,继续紧盯重点领域不放,扫黑除恶,打“伞”破“网”,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不断推动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杨文佳)

改革开放40年谱写浙江均衡之道:奏响“城乡协奏曲”

浙江农村的民宿。 张煜欢 摄

中新网杭州12月27日电(柴燕菲 张煜欢)在浙江,城在画中、乡在景中,城乡交融、城乡共荣。改革开放40年来,浙江在不断探索中留下坚实足迹,城乡统筹步伐加快,百姓获得感不断增强。

截至去年,浙江城乡居民收入倍差缩小至2.05:1,为中国城乡收入差距最小省份。这个数字背后,是一个经济大省一以贯之的“均衡之道”。

从“千万工程”到乡村振兴战略,从走新型城镇化道路到完善公共服务均等化……改革开放以来,浙江走出了一条新型城市化和美丽乡村建设互促共进的城乡发展一体化新路子。

“乡”的转身:厚植城乡协调“绿色基底”

统筹城乡发展,其基底在于乡村。而浙江乡村之变,近15年是缩影。

2003年6月,“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拉开序幕:浙江选择1万个左右的行政村进行全面整治,把其中1000个左右中心村建成全面小康示范村。

蜕变由此发生。搭乘改革东风,过去“伐薪烧炭”的淳安县下姜村开始推广使用沼气,全村都安装上太阳能热水器,卫生间、猪圈等得到改善,再无人砍伐山林,荒山又复葱郁。

清垃圾、治污水,改厕所、整河道……短短4年,浙江10303个建制村得到整治,乡村面貌焕然一新。

浙江县域医共体建设中的远程会诊中心。 张煜欢 摄
浙江县域医共体建设中的远程会诊中心。 张煜欢 摄

恢复“美丽生态”后,浙江开始探索“美丽经济”的有效路径。2010年,浙江制定实施“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成为“千万工程”的2.0版。这其中,发展农村新型合作经济,浙江占得先机。

为使农村家庭生产经营进一步走向市场,浙江在国内率先部署发展生产、供销、信用合作“三位一体”新型农村合作经济组织体系建设,推动以城带乡、城乡一体新型工农城乡关系的加快建立。

浙江美丽新农村。 钱晨菲 摄
浙江美丽新农村。 钱晨菲 摄

在浙江瑞安,为复兴“清明早茶”品牌,当地15个村的7家茶叶专业合作社“抱团”成立了瑞安市东瓯清明早茶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依靠“三位一体”推动山区经济薄弱村“消薄”。去年,该社年产值超过4000万元。

乡的“转身”还在持续加码。2018年,浙江全面开启万个景区村庄创建、万元农民收入新增等“五万工程”,“乡村振兴”成为推动城乡一体发展的又一重要载体。如今在浙江,很多农民转型当起“店掌柜”,靠家门口的风景鼓了腰包。

2017年,浙江省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4956元,连续33年位居中国各省、自治区首位。浙江省长袁家军公开表示,要奋力开创农村产业“强”、乡村环境“美”、乡风文明“淳”、乡村治理“安”、农民增收“富”的新局面。

从“千万工程”到“美丽乡村”建设,再到“乡村振兴”计划,农村变革春风吹遍之江两岸,也为城乡一体化进程铺上了深厚的“绿色基底”。

“城”的进化:助推城乡一体加速前进

随着乡村实现“一户一处景、一村一幅画”的华丽转身,如何开拓出“一镇一天地、一城一风光”,成为现代化城镇发展的重要命题。

1978年,浙江城市化率仅为1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近4个百分点。

此后近20年,该省以“撤县设市”和“整县改市”的方式,城市数量从3个增加到33个。通过乡镇的“撤扩并”,小城镇数量从1983年的185个迅速增加到1997年的993个。

2006年,该省在国内首开先河提出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经济高效、社会和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城乡互促共进的新型城市化道路。

大道既开,前路已明。2011年,浙江成为全国首个正式实施新一轮城镇体系规划的省份。2012年,浙江明确了推进新型城市化的八大机制,城市化步伐越迈越快。

在浙江建德寿昌镇,过去不少私营业主从事冶炼业,许多居民无奈搬离。2016年以来,寿昌镇投入5.8亿元重点完善城镇功能,短短两年已吸引608家企业入驻,航空旅游、航空服务、航空制造三大板块在此交织,城镇向心力不断凝聚。

寿昌镇的嬗变,是浙江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缩影。浙江还深知,城市化,不能“千城一面”。从2015年开始,聚焦信息、环保、健康等新兴产业,该省起步规划建设推进城乡一体化的新平台——特色小镇。

梦想小镇、云栖小镇……截至2017年底,浙江的省级命名小镇和创建小镇3年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3161.3亿元。特色小镇正成为浙江城乡一体化的重要突破口。

浙江“城”的内涵还在逐步延展。浙江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以来,该省大力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市化,使全体居民更多更好地共享城市化发展成果。数据显示,2017年浙江城市化率达68%。新型城市化战略指引下,浙江各城镇成为统筹城乡发展的“火车头”,助推城乡一体加速前进。

“双轮驱动”:推开城乡互促共荣新格局

“乡”的转身,“城”的进化,为城乡一体化打下厚实基础。随着生态愈加文明、物质更为富裕,浙江城乡居民期盼更好的教育、医疗卫生服务,推开城乡共荣新格局。

实现公共服务有效供给,是为其中关键。

这是交通愈发便捷的浙江农村:2011年浙江实现了农村公路“村村通”,2017年提前3年实现建制村客车“村村通”。这是家门口即可享受优质医疗的浙江农村:优质医疗服务“双下沉、两提升”浙江全省覆盖。这是保障全面的浙江农村:浙江全省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最低标准每人每月155元,惠及536万城乡居民。

深化城乡配套综合改革,是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澎湃动能。而消除城乡二元结构的体制和机制,则使财富源泉充分涌流。

2014年,浙江嘉善在全国率先进行“三权三抵押”尝试:承包土地经营权、住房财产权和集体经济股权都可以用来抵押贷款。如今嘉善城乡居民人均收入之比缩小到1.69∶1,比浙江平均水平更低。

在城与乡的“双轮驱动”下,浙江城乡一体化格局不断深化。而浙江一以贯之的“均衡之道”,从十余年前就书下了伏笔。

2005年,浙江省委、省政府制定出台《浙江省统筹城乡发展推进城乡一体化纲要》,明确了基础设施建设、劳动就业等六大任务,以及深化城乡配套改革等七项战略举措。这样的纲领性文件,在当时是全国头一份。

一张蓝图绘到底。多年来浙江不断推进规划体制改革,建立健全统筹城乡发展规划体系,制定市域、县域总体规划,城乡分割、各自规划的格局被打破。迈入“十三五”之际,浙江提出把“城乡区域更协调”作为五大奋斗目标之一。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该省第十四次党代会上提出,要坚持城乡并重、区域协同,加快推进城乡发展一体化,努力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切实提高发展的协同性和整体性。

协同,意味着城乡相向而行、协调发展。同饮一江水的浙江儿女,正在同一片土地上同心协力结出幸福硕果。(完)

浙江杭州:璀璨灯光 点亮钱塘两岸

原标题:浙江杭州:璀璨灯光 点亮钱塘两岸

来源:央视网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杭州恐怕是文人墨客最惦记的一座城。不过再经典的古诗句也无法描绘今天的杭州之美,因为她的美一直在生长。比如,钱江新城的灯光秀已成为杭州一张新的文化名片。

央视网消息:(记者 李欣蔓)说到钱江新城的灯光秀。既包含了对新中国的祝福,又有着浓浓的杭州味道。看了之后,会让我们对杭州这座城市又多了几分认识和向往。就我们这几天采访发现,国庆期间,对于许多外地游客来说,白天游西湖,晚上看灯光秀,似乎已经成了杭州旅游的新标配。

此刻,我们看到的是杭州亚运会主场馆、雷峰塔、断桥等杭州元素,既代表了杭州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浪潮中的传承与发展,也展现了“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的浙江精神。

说到2022年杭州亚运会,我们来看,和钱江新城隔江相望的这座宛如莲花的建筑,就是2022年杭州亚运会主场馆。它由28片大花瓣和27片小花瓣组成,动感飘逸,在灯光的衬托下,就像一朵美丽的莲花绽放在钱塘江畔。如果说两年前G20杭州峰会的“中国时刻”让历史与现实交汇于此,那么4年后,杭州将再次向世界呈现创新活力之城的开放之美。

从空中的视角看过去,夜幕下钱塘江两岸的华灯显得格外绚丽。很多人可能无法想象, 十几年前这里还是一片滩涂,如今这里成了杭州新的城市地标。而杭州的“拥江发展”战略,也让钱塘江从城市边上的的江变成了“一江春水穿城过”。

现在我们看到,灯光正在这些高楼大厦上挥毫泼墨,所展现的这首词,正是宋代词人柳永的作品 :《望海潮·东南形胜》: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柳永在杭州生活过一段时间,在这首词里,他以生动的笔墨,描绘出当时杭州的富庶与美丽。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在这里留下了无数的名篇佳作。

这两天我发现,每当出现这些诗词时,周围的大人小孩总有人会跟着念出来。这种情不自禁 ,应该包含的是大家对这座城的喜爱。

现在灯光秀展示的是, 天色渐亮,晨雾散去,杭州的山形地貌逐渐清晰,这些环绕西湖的苍翠青山,成就了西湖的独特韵味。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可以说很多人认识杭州的美,就是从大诗人白居易的这首诗开始的。

江南小镇,生机勃勃。 江南的美不仅仅停留在文字上,灯光呈现出的江南民居,画风采用吴冠中先生的画作,他倾尽一生,绘不尽江南的情意绵长。

现在光线快速编制出城市的轮廓,线条随后晕开铺满整个建筑,硬朗明快又简单的线条,代表着新城的诞生。

流动丝绸的背景上逐渐出现杭州西泠印社代表性印章。 2009年,由西泠印社领衔申报的“中国篆刻艺术”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现在展现的是一部书法作品的全貌,作品内容就是大家所熟悉的苏轼的《饮湖上初晴后雨 二首》。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杭州人喜爱这位天才诗人,不仅因为他曾写下大量关于西湖的作品,还因为他做官时, 修建苏堤,治理西湖,疏浚运河,造福百姓,为大家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事儿。

洋洋洒洒的桂花在天空中变形成著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余杭滚灯”,滚灯在建筑上翻滚,呈现出一场精美的滚灯表演。

滚灯快速旋转,旋转停止后,一个个漂亮精致的越窑青瓷呈献给大家。

风由扇起,折扇是杭州传统的手工艺品,与杭州丝绸、杭州龙井茶一同被称为“杭州三绝”。现在大家看到的是折扇在空中画圆抽象出闻名天下的西湖绸伞,此处借用川戏变脸的形式, 将绸伞旋转、收起、打开、变化伞面整合一体,突显西湖绸伞的多姿多彩。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杭州的城市标志,以汉字“杭”的篆书进行演变,融入了船、园林、拱桥等元素,体现了“精致和谐、大气开放”的城市人文精神。

一连串的数字像水珠一样滴落下来,开启杭州现代都市的模样。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城市,杭州拥有强大的电子商务、互联网产业基础,并且致力于打造全国云计算服务中心,建设国际电子商务中心。这些年,数字经济对杭州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50%以上。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文化自信”,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杭州,同样把文化视作一个城市的灵魂。杭州提出,实施文化兴盛行动,以文化人、以文兴业、以文惠民,让杭州成为更有人文情怀、更具文化底蕴的城市。

作为城市的第二张面孔,我们在夜幕中看到杭州的坚持与自信,看到历史与现实的交融。一支“钱塘夜曲”,一条“光影画廊”,一段“绚丽飘带”,自高楼大厦处倒映于江河,今天的杭州,有着足够的包容和自信,欢迎各地各国的游客来领略杭州的“独特韵味、别样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