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背14公斤垃圾完赛 迈阿密马拉松倒数第一太感人

奥塔佐身背垃圾完赛。
奥塔佐身背垃圾完赛。

马拉松跑道上,有两类人特别容易引起关注。冠军,他们代表着挑战极限的勇气;最后一名,总是藏着一些或感人、或温暖,抑或正能量的故事。

今年1月底结束的迈阿密马拉松上,31岁的安德鲁·奥塔佐用了差不多10个小时完成了42.195公里的比赛,名列倒数第一。当他冲过终点线时,依然收获了掌声和祝福。

原因很简单,他是背着13.6公斤的垃圾跑完全程的,这些肮脏、破烂甚至有些发臭的垃圾全部来自迈阿密的比斯坎海湾以及周边的红树林保育区。

奥塔佐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参加马拉松,只希望能用跑步传递一个信息——请爱护美丽的大自然。

这些垃圾都是奥塔佐在红树林保育区回收的。这些垃圾都是奥塔佐在红树林保育区回收的。

最有意义也最艰难的马拉松

背着接近14公斤的“重物”完成一场马拉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或许只有奥塔佐明白个中的滋味。

当奥塔佐缓步走过终点时,他艰难地挥动双手,有气无力地喊着“我终于完赛了”,然后走到一旁的长椅边上,用双臂撑住自己的身体,勉强站立着。他无法再多说一句,蓝色T恤也早就湿透,肩膀和膝盖不停地颤抖……

奥塔佐已经到达了身体的极限。当然,如果没有背上那13.6公斤的垃圾,他要跑完一场马拉松实在太简单了。

他曾经在西点军校学习和生活了两年,离开军校后,他完成了5次马拉松、3次越野、2次半马、2次泥泞跑,还有一次铁人三项。

但此前任何一场比赛,他都不曾背上这样沉重的负担,也不曾遭遇过如此多的困难挑战。

平时,奥塔佐都会去海滩回收垃圾。平时,奥塔佐都会去海滩回收垃圾。

由于背上的垃圾重量不轻,奥塔佐全程基本保持每小时4.8公里的配速,而在他走过18公里后,赛道上的部分饮水站和急救点已经撤离,这也就意味着,奥塔佐已经是赛道上的最后一名;而当他跑过21公里之后,只能依靠身上仅有的一些补给和饮用水来维持能量。

他的肩膀和膝盖开始酸痛,但已没有急救医师可以帮他缓解。幸好在32公里的地方,他的朋友们及时赶到。

“他们给我带来了食物和水,这些补给太及时了,最重要的是,他们给我带来了爱和支持,不然一个人真的很难坚持下去。”

当奥塔佐走过7小时后,他的运动手表也“阵亡”了。更可怕的是,他的意识水平和反应能力都开始急速下降,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1+1等于几的运算”。

不过,他没有放弃。在经历了9小时50分钟的折磨后,他走到了终点。尽管终点线上的冲线大门和所有装饰以及铁马都被清除了,他的成绩也远远超过了“关门时间”,但主办方依旧给他颁发了一枚奖牌。

赛后,奥塔佐说,“这是我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场比赛,但显然,没有任何一场比赛比它更艰难了。”

1年回收3吨垃圾,他用跑步推广环保1年回收3吨垃圾,他用跑步推广环保

奥塔佐背着接近14公斤的垃圾完成马拉松,并不是心血来潮。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这场比赛,奥塔佐已经穿着装满哑铃的登山包进行了长达两个半月的训练。

他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能够让更多人关注到环境保护,特别是海洋的环境保护问题。

因为他生活的比斯坎海湾以及周边的红树林保育区,已经被生活垃圾“伤害”了很长时间了。

奥塔佐回忆,他12岁来到迈阿密生活,由于自己爱探索的个性,他开始了解迈阿密的红树林保育区,然后渐渐喜欢上了那片“非常美丽、宁静而又物种多样化的大自然”。

奥塔佐希望更多人投身环保。奥塔佐希望更多人投身环保。

遗憾的是,随着前来旅游、观光和度假的游客越来越多,迈阿密海滩的环境越来越差,红树林保育区甚至一度就像是垃圾填埋场。

在从军校回到迈阿密读书和工作后,奥塔佐不愿看到曾经熟悉的生活环境被破坏,所以他加入了当地的环保组织,并定期进行垃圾回收和处理。

奥塔佐和他的伙伴们每次进行垃圾回收时,都会带着一部GoPro摄像机,记录下他们捡到的千奇百怪的垃圾:

有注射器、塑料午餐盒、汽车零件、几百毫升到几升不等的塑料瓶、各种内衣,没有尸体的尸袋、甚至是一人拿不走的船只、床垫以及重约73斤的龙骨。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的小摄像机就见证他们回收了接近3吨的垃圾。奥塔佐把这些视频剪辑制作,放上了社交网络,但视频网站上每一条的点击量都不过100。

于是,奥塔佐决定用最火热的跑步来进行宣传,让更多人意识到,他们的生活环境已经到了不得不改变的地步。

奥塔佐希望用跑步来推广垃圾回收。奥塔佐希望用跑步来推广垃圾回收。

“我在做微不足道的努力”

奥塔佐很高兴,他背着垃圾完成马拉松,引来了关注和讨论。

他们也借此筹集到了更多的公益资金。在接受美国媒体《Runner’s World》的采访时,奥塔佐表示,借助这场马拉松加上过去几年的努力,他们已经筹到了4600美元的公益款。

这些钱一方面将用于保护迈阿密海滩环境和红树林的项目,另一方面则将投入进一步的宣传工作,包括不使用塑料餐具,鼓励居民游说岛上的企业停止使用塑料制品。 

而一场艰难的马拉松比赛结束,奥塔佐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息放松一段,他又回到了平常的生活状态——每一个午后,奥塔佐双手拿着工具刀、手套、垃圾抓取器、工业级垃圾袋等一系列工具,走过海滩的日光浴,经过几只白鹭和一群行色匆匆的寄居蟹身边, 一头扎进红树林,清理各种垃圾。

奥塔佐说,他不会停止,工作才刚刚开始。

“现在,我只是在做微不足道的努力。虽然已经清理了60%的区域,但每次涨潮又会有新的垃圾,我希望自己至少能完成内部的清理工作,然后沿着海岸线进行定期维护。”

在迈阿密大学获得国际关系硕士学位的奥塔佐本已在波士顿找到了一份相当体面的政府工作,并且进行一些国际关系问题的研究,但最终,他还是选择回到了迈阿密。

他一边在非盈利组织里研究国际关系,一边将精力投入在保护海洋环境之上。

在未来,奥塔佐还可能用同样的方式背着垃圾跑更多的马拉松。

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我背着的那些垃圾,然后问一句,‘这些是什么。’我知道我穿得很滑稽,背着垃圾,穿着跑步T恤,但脚上却蹬着登山鞋。但这样跑步才会引起更多人关注环保问题,这也就足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